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4th Oct 2008 | 中国楼市 | (756 Reads)

禪師和小偷

  一位住在山中茅屋修行的禪師,有一天趁夜色到林中散步,在皎潔的月光下,他突然開悟了自性的般若。

  他喜悅地走回住處,眼見到自己的茅屋遭小偷光顧,找不到任何財物的小偷要離開的時候在門口遇見了禪師。原來,禪師怕驚動小偷,一 直站在門口等待,他知道小偷一定找不到任何值錢的東西,早就把自己的外衣脫掉拿在手上。

  小偷遇見禪師,正感到驚愕的時候,禪師說︰“你走老遠的山路來探望我,總不能讓你空手而回呀﹗夜涼了,你帶著這件衣服走吧﹗”

  說著,就把衣服披在小偷身上,小偷不知所措,低著頭溜走了。

  禪師看著小偷的背影穿過明亮的月光,消失在山林之中,不禁感慨地說︰“可憐的人呀﹗但愿我能送一輪明月給他。”

  禪師目送小偷走了以後,回到茅屋赤身打坐,他看著窗外的明月,進入空境。

  第二天,他在陽光溫暖的撫觸下,從極深的禪室裡睜開眼睛,看到他披在小偷身上的外衣被整齊地疊好,放在門口。禪師非常高興,喃喃 地說︰“我終於送了他一輪明月﹗”故事解讀︰

  豁達是一種寬容。恢弘大度,胸無芥蒂,肚大能容,吐納百川。豁達的人,心大,心寬,人生的道路也會越走越寬。應用之道︰

   在我們的花園裡,有著各種各樣的花,有的花雖然好看卻沒有芳香,而有的花還未靠近就散發出令人心醉的沁香,這就是花的魅力。同樣 ,有的人看似和善,我們卻覺得他(她)離我們十分遙遠,而有的時候,有些人即使與我們偶爾相識,只有一面之交,也能引起我們的注意, 使我們喜悅,這是什麼道理呢?他(她)能打動我們,使我們善待他們,這又是什麼原因呢?

  這是一種不可言喻的兩情相悅,他給予我們的猶如芳香給予花兒的一樣。就是人人自己可修養的人格,存在於人人都具有的“不可言喻的 美”的後面。

   這種人格,也許是我們看見的他們的目光,也許是我們看見的他們的微笑,或許是我們看見的他們的舉止言談。如果把這些“人格”湊合在 一起,我們便得到一個印象,一個結論︰就是他們深得別人的喜歡,使別人饒有興趣。我們在不知不覺之中,便和他們接近,成為好朋友,這 其中,不但我們提升了自我而且也發展了人格,而使我們相悅的他們也同樣認同了我們的人格。

  毫無疑問,今天社會上有許許多多的人,明顯缺乏的便是這種對人的興趣。其原因,不外是他們在應酬人際關係的人生舞台上既不具備天 生的人格魅力,又不去努力。他們漠視人生,這就好比是打桌球的人,不精於打,玩高爾夫球的人,不精於玩。於是,他們總是輸家。

  社會上還有一些人,每每把我們人格特性剝奪掉,把我們對別人的趣味減輕,把我們的不可言喻的美德窒息。如果我們受了他們的影響, 而失去了我們的魅力,那便是我們的失敗;如果我們能抗拒他們的影響把我們的魅力發揮出來,那便是我們的成功。

  只要我們處事不驚,應對有方,在待人接物中處處製勝,那麼,我們對人的興趣,便自然而然地滋長了;同時,我們的特性和自信心也得 以俱來了。到那時,一面留心他人的人格,一面發展自己的人格,便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一旦我們對人的同情心日漸滋長,人們的真正需要和感情,便可症結洞見。著名汽車大王福特曾說過︰“了解人性的最好方法,便是與人 要好。”

  沒有人能強迫我們對別人發生興趣,可是我們自己應當建立起對別人的興趣。這種事情並不難做,只要我們多加小心,明白我們應該怎么 做,不該怎么做,小心地與別人周旋,就能發揮我們健全人格的威力,成為具有魅力的人,成為善解人意總獲好感的贏家。

   因此,可以這樣說,這些令我們喜愛的他人身上的“人格”特徵,是他人身上放射出的一種魅力。許多人,無論他們的相貌是否英俊,都具 有這種人格的魅力,具有令人尊敬、愛戴的凝聚力。凡具有領袖才略的人,都是這種人格的魅力使然。如何獲得人格的魅力,這是芸芸眾生所 共求的一個目標,對此,千言萬語,只有一個重要的關鍵,那就是對人要有發自內心的興趣。

HTML clipboardhttp://goaway88.mysina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