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1th Feb 2009 | 冷氣機 | (152 Reads)
  喝完咖啡,見大雪正濃,兩人又都舒服得不想起身,當下決定繼續留下吃晚飯。
  楊晴怕二十幾天後舉行婚禮時穿不上婚紗,The best hair salon因此只點了份凱撒沙拉,還千叮嚀、萬囑咐點菜的服務生務必在點選單上注明“不加起司粉”;何薇則不然,她不僅點了海陸大餐,還要了客飯後甜點,看見楊晴疑惑的眼神,她自嘲地笑道︰
  “沒辦法,本人目前心靈空虛,只好以食物來滿足自己了﹗”
  “好﹗有志氣﹗我也陪你來一客烤布丁吧﹗”
  正當何薇拿著刀叉努力地和吱吱作響的鐵板上的大龍蝦戰鬥時,突然看見劉楷中和幾個倍佳的老外有說有笑的從前門進來,她這一驚非同小可,拿著刀叉的手一滑,差點就讓大龍蝦凌空飛到楊晴的身上。
  還好他們幾人並沒有繼續往餐廳深處走,就在中庭的圓桌邊坐下,劉楷中又正巧坐在側對著何薇的位置。
  何薇放下刀叉,努力地把身體往下滑,小聲地對滿臉狐疑的楊清說︰“你千萬別動﹗劉楷中也來了,就坐在離我們不太遠的地方。唉,求求你千萬別往後看﹗拜托你再往左邊坐一點,對,就這樣,你的身體正好可以擋住我﹗”
  “這么巧?﹗”楊晴被何薇嚇得也放下了刀叉。
  “哎呀﹗都怨我﹗我忘了他們公司就在附近,1573018而且誰知道他們周六還在上班﹗”何薇幾乎快要滑到桌子底下了。
  “我就不明白了﹗又不是你做的錯事,干嘛躲著他?”楊晴憤憤然,有點要起身的意思。
  “就算我求求你了,行嗎?我真的不想看見他,更何況我今天又穿得那麼邋遢,頭髮都貼在頭皮上﹗”
  “好吧,好吧,如果是為了怕他看見你邋遢的樣子,我倒可以接受。不過如果換成是我,我一定會瀟灑的主動上前去打招呼,看看他是什麼回應。”見何薇一臉欲哭無淚的苦相,楊晴又趕快接著說︰
  “咳﹗我不過就是說說罷了,旁觀者永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等輪到自個兒頭上就六神無主了,嘿嘿﹗”
  於是接下來的四十多分鐘,何薇就縮在大沙發裡,無奈地看著鐵板上還沒碰過的牛排、鵝肝、土豆泥逐漸冷去。還好,劉楷中他們只是點了簡單的三明治、漢堡,囫圇吞下之後,灌了咖啡就起身走了。
  10之3
  連下了三天的雪好不容易放晴了。這天下午辦公室裡只剩下何薇和另一位年輕的女治療師小高在座位上,主任被邀請到大學講課;楊晴在治療室裡輔導個案;大頭到兼差的企業裡開會,就連前台的小吳剛才也來打聲招呼說要去隔壁的超市買東西。
  趁著辦公室裡難得的清靜,何薇正聚精會神地在網上閱讀《Psychology Today》最新的研究報告,診所的玻璃大門突然傳來“砰”地一聲巨響,何薇正要起身出去察看,卻見大頭的小黃毛已怒氣沖沖地走進門來。
  何薇被剛才的巨響嚇得還沒回過神來,小黃毛已經在大頭的座位前站定,又快又急、幾近歇斯底裡的連聲大喊︰
  “大頭﹗有種你現下就給我出來﹗”
  何薇見狀立刻站起來回應︰“大頭出去開會了,不在辦公室﹗”
  “我不管,我要他現下就給我出來,不然我就死給他看﹗”小黃毛清秀的小臉漲得通紅。
  “大頭真的出去開會了,要不,你給他的手機打電話,看看他會中能不能接?”
  “他不接我的電話,也不回我的短信,就連在QQ上也躲著我﹗他要是現下不出來,我就死給他看﹗”小黃毛已經從大喊變成尖叫。
  楊晴在裡間也被叫聲驚動,從治療室裡探出頭來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知道是小黃毛正在撒潑,也只好搖搖頭,給何薇使了個盡力安撫的眼色,就又關門輔導個案去了。
  何薇嘆口氣,給小黃毛倒了杯熱茶,和同事一起連哄帶騙地將她安頓在大頭的座位上,見她哭聲稍歇,又去拿了本八卦流行鼓課程雜誌給她,希望能轉移她的注意力直到大頭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