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7th Jul 2009 | 香水 | (106 Reads)

 “我在問你,你怎么不回答我?”老人嚴峻的表情,甚至有些刻毒,眼裡閃耀著可怕的光芒。她那佈滿皺紋的臉上,還流露出一種能打動人心的痛苦。

  在林女士呆板的神色裡,含著一種不祥的鎮靜。大概是一日三卦,一卦不如一卦的凶兆和林女士一問三不答的態度,同時刺痛了老人。康同璧忽然滿臉緋紅,鼻翼也由於激動而張大。一條深深的皺紋從緊咬的嘴唇氣勢洶洶地向下巴伸展過去,她死死盯著眼前這個給自己三次預言厄運的女人。眼睛裡的那股可怕光芒,已變成了無法遏止的怒火。“啪﹗”老人猛地伸出右手掌,一記耳光打在了林女士的左臉頰。這個舉動發生得這樣突然和意外,瞬間的行為和一貫舉止的巨大差異,把我嚇呆了。而毫無表情的林女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羅儀鳳驚呼,道︰“媽媽,你怎么打人呀?﹗”隨即,從暖壺裡倒了一杯開水,遞給林女士。

  康同璧也震驚於自己的舉動。她用手扶著桌子,閉上眼睛,彷彿眩暈了似的,額角滲出細細的汗珠,臉色慘白。

  我膽怯地問︰“康老,我扶您到沙發那兒去坐吧。”

  “不用。小愚,謝謝你。”顯然,她在竭力約束住自己,慢慢地轉過身朝臥室走去,在掀門帘的時候,肩膀一下子靠在了門框。我覺得那個耳光,同時也打在了老人自己的身上,打掉了她全部體力和精神。

  晚飯後,我們圍坐在壁爐前。這時,康同璧的眼神又恢復了清亮,像是烏雲散去後,那洶涌的波濤經月色的照拂,已歸於平靜。她讓女兒再請林女士過來一趟。我想,這次該不是又要算卦了。林女士在羅儀鳳的陪同下,進來了。她的溫和與禮貌,使我不由得想起了兒時在香港教會學校讀書見到的修女。

  康同璧見到她,立即起身,走到跟前深鞠一躬,說︰“林女士,請你原諒我下午的舉動。”

  這個舉動也如那記耳光,同樣令我吃驚。林女士也有些驚恐。因為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慣常做法是︰心裡認錯,嘴上不說,更不會低頭,搞主動道歉。站在我身邊的羅儀鳳則長出一口氣,臉上浮出了微笑。

  事後,我問父親︰“為什麼一個下下簽,就能讓康老失去常態呢?”

  父親認為,我提的可不是個簡單的問題。這其中有哲學內容,有心理學成分,還有社會原素。他說︰“中國是一個沒有宗教的國家,中國人沒有信仰,卻迷信。窮人迷信,闊人迷信,貴人迷信,要人也迷信。康同璧自然也不例外。”說到這裡,父親用手指著後院的方向,說︰“小愚,還記得我們家後院角門的四扇活頁門板上分別寫的‘元亨利貞’四個字吧。你知道它個是個什麼意思?”

  我瞎猜道︰“大概是說平安通泰吧。”

  父親裝出一副神祕的樣子,故意壓低嗓門在我耳邊說︰“這是卦辭。”

  “真的?”

  “當然啦﹗是《易經》裡的乾掛的卦辭。”

 

  香港大學生網上創業補習社脫網而出|補習要尊重孩子的選擇|快樂補習離孩子們有多遠?|花雙倍價把老師請回家|婚紗攝影機的種類介紹|冬天拍婚紗照的幾種選擇|拍婚紗照注意事項|點婚紗攝影小知識|婚紗風格選擇|攝影術語的小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