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1th Aug 2010 | 冷氣機 | (115 Reads)
“婚姻就像一座圍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內的人想逃出來。”“結婚彷彿金漆的鳥籠,籠子外面的鳥想住進去,籠內的鳥想飛出來;所以結而離,離而結,沒有了局。”這是錢鍾書的小說《圍城》里人物的對話。圍城很形象的把人們不斷追求幸福又在不斷的厭倦的矛盾狀態表現出來。
  
我已經在這座城堡中生活了將近十年,只差四個月零二十四天。十年的婚姻生活是平淡的,就像張國立與蔣麗雯主演的《金婚》中的每一個片段,瑣碎,平淡甚至於爭吵,厭倦。婚姻是兩個戀愛中的人從浪漫走向現實的終結點。茶米油鹽醬醋茶中的酸甜苦辣,也讓我們體會到的是一種責任,一份寬容,一種堅持,一份親情。
  
我與老公沒有經歷轟轟烈烈的戀愛,我們的戀愛現在想來簡單的可笑。我們是高中同學,至今很多老同學還在懷疑我們高中是不是就開始了地下戀情,每次在我倆搖頭否認後,一定會看到他們奇怪的眼神。只可惜,讓他們失望,我的老公在高中階段從沒有給我遞過情書,寫過紙條我,甚至給我一個曖昧的眼神。我們不是同桌,沒有《同桌的你》那份青澀的緣,他坐在我後排,每次都會在上課老師講課的時候踢我坐凳,我和同桌總是心照不宣的一起回頭瞪他一眼,他會很得意的沖我們偷笑一下,他不知道他的偷笑讓我可愛的同桌想入非非好長時間。他在高中時,經常扮酷,比如,早上他總會在我們做完早操開始上自習的時候,一腳踢開門,大搖大擺的走到座位上,然後開始“早上新聞播報”,男同學們會湊個熱鬧,女同學們,我當時想一定都會厭惡到極點,大家在高中時爭分奪秒的學習,他的作為直接影響大家的自習質量(後來在同學聚會時,好多女生都記得他的“早上新聞播報”,甚至給予很高的評價),而且這個節目他竟然堅持了三年,比專業的播音員還敬業。不過他智商在整個年級時出名的,理科的課本根本不用學,也會比我們整天爬在課本上的好,這也是很多女同學崇拜他的原因。高中畢業,我去了北京讀書,他呢去了南京,我們可謂是天各一方,各自開始新的求學生活。高中的同學彼此都會寫信,95年的時候,信息時代還離我們遙遠,網絡沒有遍及,我們還是每次去商店買各種漂亮的信紙,在上公共課的時候,忙著寫信。一般這樣的情景在剛剛進入大學校園的新生中尤為突出,可半年後,能夠堅持寫信的一般就只剩比較要好的幾個高中同學了,他是剩下的幾個堅持給我寫信的同學中的一位,當時覺得很不可思議。他文字表達能力極差,每封來信都簡短的要命而且沒有新意,到了後來,看到他的來信我都不用拆開信封看就猜到內容了。可這樣的幾句話的來信也像早上新聞播報一樣堅持了三年,最後那一年我已經參加工作了,隱約的感覺他只剩他的信件裡隱藏“殺機”,雖然對他還沒有多少感覺,但心底也有小小的竊喜,有人喜歡總是讓女孩子能找到自信。 98年他大學畢業,我在還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東西的時候,00年我們定了親,01年元月四號我們正式結為夫妻,開始了我們的圍城戰役。
  
我像一個公主一樣進了王子的城堡,王子也在不斷兌現王子的承諾,用勤勞,智慧,讓公主的生活越來越幸福。
  
十年,對老公的依賴已經成為了習慣,有老公在身邊,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好像都與自己無關一樣的輕鬆。記得剛結婚那年夏天,我經常性的肚子疼,後來去醫院檢查,結果是得了卵巢囊腫,那一年我二十五歲,老公帶著我一家醫院一家醫院的複診,我只覺得擠公共汽車很煩人,天又熱的要命,對於醫生喋喋不休的一大套專業術語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只有老公緊張而認真的聽著。後來住進醫院,手術前,我還像個孩子似的整天纏著老公陪我玩手心手背的遊戲,每次我都打不到他,最後就耍賴抓住他的胳膊打他的手背。晚上,老公和我擠在一張60公分的病床上,我睡得像死豬,後來聽同一病房的大嫂說,老公夜裡被我從裡測擠到外側,又從外側擠到裡側,然後八點前再騎著摩托車去單位上班,每天如此。手術那一天,我是進入手術室就全身麻醉,對於痛苦已經全然不知,可守候在手術室外的親人們卻是心急如焚,我無法想像那兩個小時他們是怎樣度過的,母親說,手術結束後,我被推著回病房的路上因為缺氧,一直喊著,到了病房由於術前準備的輸氧瓶發生故障,我無法及時進行輸氧,我在昏迷狀態只會無意識的大喊,老公急的大罵那些護士,然後從三樓護士們的手中搶過氧氣瓶,一個人扛著跑下來,那時老公體重還沒有六十五公斤。當我輸上氧氣不再嚷嚷的時候,老公滿臉大汗的臉上才放輕鬆,母親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直到後來我們吵架,她也從不說老公的壞話,倒反過來罵我沒心沒肺的,我都懷疑我是不是她親生的。
  
生活是平淡的,整天面對生活中的瑣事,總會心生煩惱。內心的鬱悶無處可訴,只有在家發無名火,對孩子不敢,唯一的發洩對象就是老公了。平白無故的會對著正在看電視的老公發火,抱怨整天洗不完的衣服,抱怨他們把我剛剛拖好的地板搞得一團亂,很多時候老公會不理不睬,那樣子我會更惱火,以為他對我的視如空氣,對我的煩惱無動於衷,所以就會大題小做,非爭出個所以然不可。那次也是為了點雞毛蒜皮的事,我想挑起事端,老公那邊一直保持沉默,我就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已經是深夜,我下了樓,發動起車,駛出小區,茫茫的黑夜,我能去哪呢?手機不住的響,我不接,不知不覺已經回到了母親家,敲著紅色的大門,街上立刻便響起狗的叫聲,父親顯然已經睡下,開門見我,只一句:“這麼晚了,回來幹嗎?”我沒聲響的進了家門,看著空蕩蕩的房子裡沒有母親,便想起今天不是周末,母親還在哥哥家。只聽父親說:“趕緊回家睡覺去!”我當時很生父親的氣,那麼晚了,竟然趕我出門。我又開車往回趕,手機已經不響。回到小區,看著自己家的燈還亮著,我上樓,家門已經開著,老公說:“趕緊睡覺吧,別耍小孩子脾氣了!”我不理他,知道自己這樣一折騰就對他報復了,倒頭睡去,聽到他在客廳打電話,告訴那邊我已經到家。就明白父親為什麼趕我回來。自己的家人都叛變到他那一邊,我真夠可憐的。
  
有人說:過於相愛的夫妻長久不了!所以婚姻裡的男女總是吵吵打打一輩子。十年後的今天,老公對我的無理取鬧已經開始忍無可忍,有時候也會惡狠狠的警告我。以前我恨他不和我吵架,現在他開始和我吵了,我反而也沒感覺到痛快。才明白,以前我的所作所為多麼傷人。
  
老公還是那樣呵護我,走路一定在我外側,好吃的總要讓我先吃完,錢總是拼命掙了讓我花。我是雙魚座,他是巨蟹座,網上這樣評價這兩個星座的結合:他能照顧你所有需要被照顧的地方,你將沉醉於他愛的氛圍之中,今生今世有他,你覺得已不枉此生。同事開玩笑說我中了頭彩。是啊,一輩子能有這樣一個愛你的人在身邊陪伴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可我卻總是忽視他的愛,任性的一次一次的傷他的心。十年的婚姻生活讓我更加明白這個世界上能這樣的愛我的男人只有他。
  
有些話,可能看上去太俗不可耐,有些事,聽上去可能太小題大做,有些人,整天相處,可能感覺失去了浪漫。但是,正是在這些小事,這些話,這些人,會溫暖我們一輩子。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我卻認為:婚姻是幸福生活的開始。有愛的長期滋潤,會讓我們女人更加充滿魅力。婚姻是最好的美容場地,愛是最好的滋潤劑。
  
十年的婚姻,我是幸福的;十年的婚姻,有我們的風雨同舟,有我們的患難與共。今天,在這裡想說的很多,一個字一個字的敲打,把我們十年的婚姻點滴更深的刻在心底。只願我們能牽手慢慢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