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7th Oct 2010 | 冷氣機 | (88 Reads)
霧散,夢醒,我終於看到了真實,那是千帆過儘後的沉寂。
  1
今年的六月,繁華成殤,那曾經看似遙遙無期的高考,以一種接近花敗的姿態落在六月的雨裡。偶爾聽到老狼《同桌的你》,裡面唱道:“那時天很藍,時間過得很慢,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卻各奔東西。”站在十月懷念六月的美好,原來心中有那麼多的不捨。
還記否,我們在望著天空,隨著一聲咔嚓,時光機定格了我們的憂傷的臉。
還記否,畢業時,我們揮手的告別,那些哽咽在喉嚨的話語到現在還沒有勇氣說出口。
曾經的我們信誓旦旦,說好的不離不棄,如今的我們輾轉在年華的車輪裡,在各自的命運裡爭扎著。而那些我們自以為是的青春,也已經是陌生的風景。
十月的風裡,空氣裡沒燥熱的因子,多了一份冰涼的氣息。今天,收到一條短信,看完後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久久地坐在草地上,看著頭頂的那片蔚藍髮呆,信的內容是:“如果你如此安靜安靜生活下去,從此逃離一切,如果你決定忘記一切,尋夢天涯,孤寂一生,那別忘了,我在想念著你。”信是念發過來的。
耳邊是層層的風聲,身邊偶爾掉落下幾片枯黃的落葉,在訴說著這一季的淒涼。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時光匆忙得如同白駒過隙,光陰似箭,彈指一揮間,用來形容時間也並沒有它的道理。只是,原來自己已經安靜了那麼長的時間,斷了短信,斷了聯繫,生活在自己那個狹小的天地裡,難過,痛苦,無奈,幸福,快樂,悲傷,失望,沮喪。所有的情緒都一個個慢慢地承擔,在夜深的時候,躲在城市的一頭,等待明天的喜悅。
我問念,最近怎麼沒有你的信息,還以為你從人間蒸發了。
念回復到,我這個人的最大的優點就是別人都死了的時候,我還苟且偷生著,只是我不聯繫你,難道你就不聯繫我了嗎?
我握著手機,再也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我該怎樣去表達,我不知道該用什麼的話語來詮釋內心疼痛,以及那一遍又一遍的想念。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的是那一段年華。
  2
  我想我是喜歡寂寞的。因為盛開的繁花似錦,鼎沸的人間煙火聲,愛人的懷抱,花朵盛開的季節,以及那心的溫度,都是那麼華美而不真實。而我卻喜歡那些熱熱鬧鬧的排場,在熱鬧中對這個世界產生一種不確實際的幻想和依賴。
時光將過往的一切卷去,不曾回來,我與世界保持這一種距離。形影單隻的走下去。
那年我們彼此分離,拍著彼此的肩膀,沒有說再見,然而此後的時光裡就真的再也不見。
當生命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奔跑時,我就想起了念,那個滿臉天真的孩子。想起小時候一起登上家鄉的後山,看三月的楊花落滿整個青春的旅程。
念說:“我要寫一本書,把我的記憶和靈魂賤賣掉,然後我們背起行囊去看沒看過的山,為他們起好聽的名字,揮霍我們沒揮霍完的青春。”
曾經以為有些記憶可以隨意忘掉,在那些自以忘記的日子裡終於又明晃晃地出現在腦海裡。
我相信了念的話,就像相信一個童話的美好一樣,而童話之所以美好,就在於它的不可實現。
念跟我說,再也找不到可以流著眼淚訴說心事的人了。而我,又何嘗忘懷了那些明朗朗的心情,手拉手,走過的春夏秋冬。
  永恆永遠只是一個虛幻。
那些舊時光已經在我們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那些帶著我走過最美麗風景的人們,成了轉瞬即逝的童話。
  一切都會離去,都將無法捕獲。

搬屋|風吹走了的歲月|書寫這樣的——你


zhang | 15th Oct 2010 | 冷氣機 | (91 Reads)
且扶心谷彈綠澗,月半梅收繞幽蘭,淡淡清波品氤茗,拂月草廬聽紫煙。
  ----風茗竹影
踩著熹微Beauty的旭光和晨霧,推開你半掩的籬舍,透心洗目的的清雅和蔥翠瞬間撲面而來。裊裊的琴音如一隻凝脂香滑的芊芊玉手,伴著微潤幽篁的氣息,霎時便將人擁個中醫滿懷。一溪山風悠然而至,拂過你倚雲的窗犢和沁香的庭院,澹淡的竹影接天搖曳,纖細頎長著婆娑起來。風動翡綠時,募然覺出滿心滿眼的薄涼和清寂。
驚那一簾瓊枝琉璃的飄逸和靈秀,就這樣淡成你不染纖塵的天空。橫疏的枝葉層層疊疊逶迤開來,你的庭院已似雲水飄搖,月白風清。當我循著你錚然的風骨,找尋那一脈相承的通透和峻拔時,恍惚中見你,早已立著一襲青衫,袖籠一江秋月和半壺山水,在扶疏飄雲的淡綠色背景下,以梅雪煮茶,以清香做引,廬前靜聽竹濤連聲接韻,慨然一笑坦迎八方來賓。
於是釋然,於是淡然,於是跟隨你韻致浪漫的詩情信步而入,穿越那一弦飛泉濺玉的綠野仙踪,向著你的青青竹籬和廬舍靠近。只一眼,就愛極了那一款玲瓏剔透深深淺淺的綠,那一叢猗猗婷婷婆娑風舞的竹,那一把光鑑潤滑沉澱山水和歲月的紫砂,和那一杯淡淡幽香翡綠琉璃的碧螺春。
再也想不到,這個浮華物語的塵世,還有你如此詩意且逍遙的印Tee棲居。也從來不曾想到,你只需攜一袖風竹,便能搖落月濤如許。那麼多無邊的夜色和晨昏裡,你握筆從容,笑著面對生命中的每一水每一程。當你淡看紫雨清波煙雲幾度時,你的眉間早已思緒如潮,微瀾如歌。而那些古韻遺風,便是一泓緩緩流淌的清溪,穿雲而過,在歲月的枝頭開出沉香的花朵。
走進你散作煙塵的綠澗竹海,那份澹淡的凝定和逍遙似linkch fun and service一葉輕舟,蕩開所有的漠漠和喧囂,拂落所有的紛雜和煩憂。而澄明如鏡的曠達與平靜,穿越時空和現實的羈絆,剝落江南的煙青和水潤,濯洗情感的虛無和虛迷,沉澱歲月的高古與韻遠,以溫暖和睿智的幽清,拈指間飛文,擺渡紅塵。
你說云水禪心逍遙如雲,你說懷念單身,偶爾就好一劍吹雪易網夢痕,你說浣花撫琴吟素心,你說冷月無聲向晚晴,你說歲痕長天安然聽,你說竹語輕盈俠客行……只是那麼多那麼多的瀑花清秋里,無論是你指尖跌落的哪一瓣馨香,都會澄如清澗,行如浮雲,娓娓鋪陳出生命的意義和本真,任是一詩一賦也灑脫動人。
每每看你指尖跌宕起伏的文字,總是那麼讓道巴達鐵路千年古樹要搬家閒適,那麼清寂,又那麼雅緻和淡定。就像一地散落的珍珠白,幻化出瑩潤飽滿的光澤,映照流年,每一字一句都將人帶入微醉的馨香和鏡花水月的清韻。
喜歡在你清靜幽涼的草廬和雅舍裡徘徊流連,看你臨風對月的舒袖笑談。那一盞柔潤透碧的茶香,在絲絲入扣的琴音裡嬝娜婉轉。最是那一闕風竹行,穿透了指尖江湖,似雪逍遙,飛旋飄過每個路過的眼神,讓瀰漫著素樸和清淺的往事,打撈你出塵逸致的畫意詩心。
喜歡在你幽篁蔥翠的風茗竹影裡,默數那一片春暖花開的絢麗和溫馨。也喜歡俯身在你紫煙繚繞的竹廬,凝神靜聽那一弦流雲飛瀑的琴音。那帶露的古風和那一箋箋浣花的流韻,宛如綿密的游絲清夢,透過竹林骨峭注入這個念念楓塵,而後,弦歌雅意,步青雲。
喜歡在這片水洗般清透的淡綠色天空裡,一點點感知你的筆墨飛絮猶似花謝花飛。當春去秋來,物華流轉,深紅淺紫一點點凋落,掩面感嘆傷逝時,唯有你入骨的峭拔和翡綠的蔥翠久而愈菁。而一支筆端流淌的芳菲,足矣豐潤那一徑瘦道西風,伴著雪裡香梅,以欺霜傲骨的姿態破空有聲。
那一個個輕攏曼挑的子夜清商,早已浸透了你瀟灑清瘦的眼神。我知道你的凌雲虛竹,未出土時已中直若谷,凜然俊逸又秀拔高潔。而此刻,是繁華著還是荒蕪著都不要緊,唯有你臨世獨立的恬淡和清潤與天相接,與地相遙,又與樹相對。那纖細婆娑的豐姿,一根根,一叢叢,一山一嶺都懷抱靈秀和悠然,卻又疏影清淺,妙趣橫生。
當我從你廣漠的博海間穿越,我看見每一處水榭庭閣裡都花發香滿,幽窗月影清。而你的豪放與曠達,都在你的文字間豁然開啟。那幽幽的古韻,那水潤的碧螺春,那散落的輕煙,那靜雅而浪漫的憂怨和纏綿,都從你的指尖沁香而來,傳遞出一脈脈感動與溫情。而你棱嶒穿雲的一竿綠意,已在這一片幽谷的蔥翠裡,默默透染這個塵世間最純粹最清幽最素淡最洗心的一抹顏色。
不知覺間已在這竹林雅舍流連許久,於是時光在你毓秀的詩詞書畫中冷凝成垂露的翡翠玉。而我,也讀懂了你來去之間的隨心漫步,讀懂了你歲月背後的逍遙如雲,讀懂了你無數平靜且從容的處世之道,讀懂了你平凡卻不乏浪漫的溫婉情懷。我知道你的世界,沉靜如水,已被沉澱得如許淡定和坦然。
靜靜走過這風動茗香里的每一個角落,每一片竹葉心語和每一滴竹梢露垂,都寫滿這個季節的虛谷竹影。當屬於你特定的日子映著那一滴晶瑩閃爍而來,我願用這秋日里瀲灩的微瀾心語,遙寄一份最誠摯的問候和祝福:願這片竹林青蔥如故,灑脫永久;願那一襲竹影翩然,豐姿如玉;願這一溪流水叮咚過你的每一次清箏,醉染逍遙,淡似輕雲氤香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