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9th Mar 2011 | 冷氣機 | (94 Reads)
自從我出生後,就讓媽媽注定是一個煩惱。 她都說:如果兒子能長點智該多好啊! 都說望子成龍,可在我這,卻是望子成蟲,人人都盼著多生個兒子,可是呢? 還是女孩好,當初為什麼沒有多生女孩,少生男孩,現在就不必這樣了。 她說得臉都紅了,那老人紋顯得格外清晰,手裡的雞毛撣子,揮打著恨石不成玉的怒氣。
沒生你該多好啊!
那雞毛撣子伴隨著烏雲,在空中一掄,就發出咻咻的聲音,我被打了。 媽媽把我從這打到那,從那打到這,外面的雨聲混合著我的哭聲。 我哭號,躲避。 最後,只好忍氣吞聲,被挨打的份。
後來,媽媽把我送去幼兒園,一開始,覺得上學了,高興得不得了,就認真聽了一天,第二天覺得厭煩了,就不爽了,在上課期間,跑了出去。 在外面玩,玩了很長時間,媽媽聞訊而來,在路上把我抓到學校,我當然不肯,使勁吃奶的力氣拖著,不讓媽媽拉。 媽媽在路邊拿了根鞭子似的向我腳撲來,紅透了的皺紋動了一下,說:“整天就只知道玩,看看人家個個知識分子,而你,真是氣死我了,當初沒生你該多好啊!”
看什麼電視。
小學時,我為了看到昨天未播出的新一集的電視劇。 那時,心怦怦的跳,催著我去按遙控器,此時,哥正在看他愛看的節目,我按後,他就搶了過去,按回原來的節目,我急了,想去搶,被他放在了肚子裡邊去。 我搶不到就到電視的按鈕按去,他又按回。 我就把電視關了,心想:誰怕誰啊,要么給我看,要么一起別看。 他就去俺開關,我就關掉。 不知覺中,我們打了起來,兩個人在地上滾開了,發出一片喘息、呻吟的聲音,媽媽聽見了,把我兩拉扯開來,向我悲哀地嚎叫:“為什麼打架?反了,反了,就為看電視這點小事,把家裡搞成這樣,你怎麼以小打大,看什麼電視,學習都不去,去。”
電腦惹的禍。
上初中時,我不知不覺中迷上了電腦。 有一天,在家裡受了媽媽的氣,放學後總越想越氣,就跑到網吧去,到那里和別人玩遊戲來消消氣,玩了很久。 突然,一個身影在我的面前出現,我一看是媽媽,媽媽把我拉了回家。 就這樣,反反复复,接連幾次都跑去網吧,也是那樣狼狽地回家。
後來,期中考試成績發到了我爸的手機上,爸向我媽說,我媽氣急了,滿臉發紫直說道:“你看,現在玩電腦啊!看你還玩啊!現在竟考成這樣啊!”
有一次,我去同學家坐坐,後來媽媽也來了,當同學的母親告訴我媽她兒子考的成績時,媽媽就說了我多好,竟把我的優點說了出來。 媽媽目不斜視,氣宇軒昂。 她就像聖女貞德,英雄般地守衛著她的家園、保衛著她的小兵。 那一瞬間,我心裡充滿了感激。
事後,我媽媽先走了,我也回去,腳步崔使著我停了下來,眼前是一塊園地,這園地是媽媽打理的,小學時,它一直在媽媽的護理下變得一片豐滿。 我那時常來這裡,上初中後,就足漸少了這番興趣。 裡面都長滿了草,由於這幾天,沒出過太陽,草變得不那麼青了。
就在那天,太陽出來了,我也知道我將徹底告別叛逆期。 因為在媽媽簡單而溫暖的愛里,終於明白,兒子離不開媽媽,就像小草離不開太陽。 這樣,小草才會爭爭向上。我寫的不是文字是寂寞... 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浪漫 一切看淡了,心也就不累了 想減肥,會跳繩 放下思想的包袱去追夢 點點都是我的心思 遙遠的雅安在地崩山摧 情不自禁的開始遐想 一個人去旅行文 為自己的青春年少

zhang | 11th Mar 2011 | 冷氣機 | (137 Reads)
最近在網上看到有關人大高才生蘇紫紫脫衣拍裸照的報導。有人指責說這是低俗文化,是黃色文化。另外一些人則認為這是一種藝術,只是不被大多數人所接受而已。

說實話,我們大家其實都是抱著一種“看裸”的心態而來,看完了之後都只是隨便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而已,其實這其中很多看法都不是自己的看法,很多都是看到~~哦,別人都這麼說,那我也認為這是黃色算了。

所以這不僅是黃色不黃色藝術不藝術的討論,也還有人云亦云不亦云的參雜。對於我來說,我也不能說把它歸分為黃色還是藝術,我覺得這是兩種觀念,一種就是認為蘇紫紫拍裸照的這種行為屬於“黃色”文化,是自己所反感的;另一種就是認為這其實沒什麼,就是一種人體藝術而已,沒什麼反感的。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這兩種觀念哪一個不對,這就好比兩種女人——當然可能有第三種或第四種女人,一種是****的女人,一種是矜持的女人。我們就不能因為這女人****,就說她不守婦道;也不能因為說這女人矜持,就對她丈夫百分百忠心。所以說,當一些人對一些事充滿反感時,都還沒有誰發表評論,這時突然一個人衝出來指責她,而那些人也同時一起指責,聲勢鬧大了,一些還不明青紅,還不知道蘇紫紫為何人的人也開始指責,就因為別人都這麼說。

我覺得就是人們故意把這件事給炒大了,就因為有人說人大高才生居然做這種丟臉的事,我覺得說這話的那人沒什麼頭腦,以為高才生都是高素質,我想說一下,我這話不是說蘇紫紫沒有素質,我並不反感她但也不喜歡她,我指的是另一些人。

生活中女人脫給自己的丈夫看,而蘇紫紫是脫給這群“觀眾”看,所以就有人說她丟了什麼什麼臉,也就是這群想看卻又要紳士的“觀眾”看到了,所以看完之後不忘罵上幾句。如果他和他妻子的那些事被拍成照片,或者被當黃色的話給播了出來,而且被人看到了,那他也是一個禽獸。我們不能因為說哪個人脫了幾件衣服,拍了幾張裸照,就說這人道德敗壞,整黃色的。

如果真要這樣,那我看到你,我也可以知道你爸媽是演黃色的,只是沒被人看到,並且發到網上讓人們評論一下這到底是黃色還是藝術,我想,大多數人還是會前撲後繼,至少自己還沒被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