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7th Jun 2013 | 日置醫學瘦身美容集團 | (61 Reads)

 

當一陣風吹來風箏飛上天空,為了你而祈禱而祝福而感動,終於你的身影消失在人海盡頭,才發現,笑著哭最痛。

 

我是沐沐,我不是一個輕易流淚的人,我鄙視那些以眼淚為救命稻草的人。我認為,一個女子,不管怎樣的活法,都應該有她的自尊與驕傲。我一直是這樣覺得的。於是,我不哭。

 

宇,我真的沒有哭,在我轉身離開你時,我只是笑笑,我連對你揮手道別都沒有,我只是靜靜的,離開了。

 

其實,我們都沒有錯,錯的是時光,錯的是我們的年輕,錯的是我的任性,我的狂妄。錯的是我的不自知。

 

此刻,我又想念你了。宇。我想念你了。才發現,真的是人海茫茫。我只是想知道你過的好不好,只是想至少跟你說說話。

 

四月,西安已經入夏了。是誰說,西安是文化古城,是十三朝古都,西安是最具韻味的城市,西安是美女最多的城市。你說,約定我們五一在西安相見。

 

其實,不用約定,我們就在西安啊。只是不在一個學校。那天,忘了具體的時間,你來我們學校找你的朋友,然後,就在我們的教室見面,我坐在後面,沒有理會你,也因為,我們就不認識啊。只是,見你的第一面,心,就會微微的起伏,說不上來的感覺。

 

後來,你的朋友就給我介紹男朋友,就是你。我笑了。

 

再後來,我們就聊天,打電話,我承認,我一直是性情中人,也一直相信直覺感覺。第一眼,喜歡了,就會喜歡下去,而,不去理結果。

 

五一,我從駐馬店回來之後,你就在火車站接我。我不敢見你,我一直在猶豫著,你說,見見面吧。

 

出了火車站,我看到了你,你的黑色體恤,天藍色牛仔褲,你的很陽光的笑臉,你說,怕我曬著,帶了把傘。我就沖著你笑。

 

我的羞澀,你的,把手給我。我們牽著手,擠在喧鬧的西安公車上。你說,帶我去大雁塔,去鐘樓,去回民街。去小寨。我都答應了。

 

第一次,很正式的跟一個男孩子牽著手,才感覺是如此的溫馨與快樂。

 

我們牽著手在大雁塔逛著,你給我講的笑話與情話,你叫我傻瓜,丫頭。我的漲得通紅的臉,沁著陽光,滿滿的幸福。

 

內心裡,一直在告誡自己,宇,這個生命中的男孩,這個給我觸動的男孩,我是真的喜歡上他了嗎?我們在大雁塔照了合照,我們說,保留著,一輩子。不管怎樣,只珍惜,此刻的擁有。

 

牽著他的手,他把我拽的緊緊的,我們不管周圍的喜怒哀樂,眼裡,只看清了彼此。

 

後來,我的生日快到了,後來,我還是告訴了他,他說,等我,我陪你過。怎不早說呢?

 

他從學校趕到我這裡,我們逛街,他給我的禮物,我的生日蛋糕,我的,丫頭,生日快樂。我的感動,我的愛他。我的我們的時光。

 

再後來,我去了他學校,他學校的純一色的男生,我坐在他的校園,等他。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我們在他學校的圖書館看書,我們的低頭的小聲說話還是被管理員趕出來。我們的在他學校附近的櫻桃園玩,我們的比賽爬階梯,他讓了我,我還是輸了,我們的在山坡上坐著,聽著歌,談著心,他的老師打來的電話,讓他去練車,他說,讓我一塊去,我說,我就在這裡坐著,等著你回來。結果,是我的逃跑,做最後一班車,回我的學校,他的幾十個的電話,我的無影蹤。

 

我發表了日誌《舊了的時光,讓我怎樣細數悲傷》。他的,是不是都結束了?的心情,我們竟然一分不差的同一時間。

 

我走了,對不起我的宇。對不起,我沒有考慮你的感受,對不起,我拿愛情,說放下就放下。不是不愛你,只是當時,是我多想了。

 

我多想了,一切,不怪你,是青春犯的錯。

 

你說,你想和我去爬華山,看日出,你說,在華山一起看日出的情侶,就不會分開。只是,我們還沒有去,就分開了。

 

謝謝在20歲,最美的年齡,最美的生日,你陪我過,謝謝你帶我在西安逛,謝謝你牽著我的手,讓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戀人的溫暖。謝謝,生命中遇見你。這個帥氣,善良,溫暖的男孩。只是,以後,這種感覺再也不在了!

 

是不是,真的麻木了?

 

我開始祭奠每一個夏天,我開始狂烈的戀夏。我開始在心中,拼命的告訴自己,我的宇,我沒有忘記你。我很想知道你過的好嗎?

 

時過境遷的時光,突然想到,至少,我們還擁有夏風。讓夏風告訴你,兩年前,我愛過你。

 

我們的故事也在繼續 天涯永別,遠遠相望 我對幸福的祈禱! 生活中沒有那麼多的假如! 不經受歷練,又怎能飛翔? 美國公司裡的權力競爭跟中國一樣嗎? 沒有人能替代你做你自己要做的事情! 讓我的靈魂隨風飄蕩 思念家鄉情懷 夢想,又算得了什麼

zhang | 20th Jun 2013 | 日置醫學瘦身美容集團 | (73 Reads)
Picture
電閃雷鳴的窗外,忽而亮如白晝,忽而漆黑的如同潑墨。雨,淅淅瀝瀝,不知疲倦的潑灑這,一滴滴灑落窗臺,伸手觸摸晶瑩透明的雨滴,微涼。窗內的世界,我,一如既往的安靜,翻開有點泛黃的書頁,靜靜聆聽窗外雨滴灑落的聲音,清脆,陪著雨滴一起歡樂。“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而時已過立夏,單著雨卻仍不失為好雨。炎熱沉悶的天氣,已然持續的讓人厭倦。這一場及時雨恰給久被炎熱折磨的人們送來了久未的清涼,我們是該感謝的。這一刻,靜靜的佇立窗前,任雨滴撲面,享受那一絲絲沁入心頭的涼意。

我時常會有這樣的想法:人與人的相處,都可以是美好的,以至於對人對事都是推心置腹,一如此刻的雨滴,在炎熱的夏季,給人送來片刻的涼爽。可現實,太過複雜多變,每個人都有複雜的內心,以至於“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人與人之間有著太多的隔膜與鴻溝,始終無法逾越,細細推想,這或許就是人之本性吧。

人生猶如白駒過隙,任何的過錯與錯過,都將會給我留下終身無法釋懷的遺憾。有的人說不見,可能一輩子就真的再也見不到,曾記得,多少次海誓山盟,更記得,有多少海枯石爛,當歲月的無情抽離,留下讓人望而畏懼的蒼白與無力之時,山盟與海誓,海枯與石爛,這時候看起來,是多麼渺小和可笑。多少人,多少次,拿一壇濁酒飲恨,終不及情感的枯萎來的快。多少次夢中的相遇相識,相知相伴,都抵不過,夢醒後的無奈與落寞。

席慕容說:“我們都害怕歲月,因為我們離回憶太近,離自由太遠。”回憶,就是把過往再一次拿來咀嚼,盡管有著太多的苦澀,我們大多數人依舊趨之若鶩。回憶,就如同絲線一般,在每個日升月落的瞬間,將心緊緊纏繞。而這,就是歲月遺落給我們的,我們要怎樣方能剪斷回憶的絲線,破繭而出?多少歲月,有過輝煌,也有過凋零。時間留給我們的,終將是夾雜著遺憾和美好的曾經,讓人揮之不去。一滴滴雨點灑落臉頰,微微涼意,將我從思緒的無垠長空中拉回現實,不知何時,眼眶早已濕潤,分不清雨水還是淚水。輕輕拂去這溫熱的水滴,我又回到了我的世界,靜靜佇立。Guinness recognized as the oldest female Underage drinking and peer pressure 河口湖 そんな猫が 雪だるま The local property tax Bread is fresh out of the oven The French air traffic controllers More value-added tax The Committee of public accounts

zhang | 11th Jun 2013 | 日置醫學瘦身美容集團 | (68 Reads)

 

每個人都是會綻放凋零的花,請留下最美霎那。

 

愛上一朵花,就伴著她綻放;愛上一個人,就陪她去流浪。

 

五月。琉璃。夜色。鬱。聽著《一人一花》,想起了《曾經的約定》…

 

故事,臨摹。鎖眉,念著你柔弱的目光,略帶感傷。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皆從其朔,我願意跳躍似水流年,反排曾經,回到起點。靜靜的站在某個十字路口,等你邂逅。而不似這般,滿天風霜,飛雪飲盡。

 

歲月荏苒,流景似箭。如果說歲月如花,可為何過去的,卻不再盛開?

 

回首,相望。有些傷感,有點難過。我的二十三年華如水流逝。這樣的隔世遙憶,隨著雀躍的風雨,揮別著一季又一季的花香。經年的旅途上,仿佛只留下一片洞不穿望不透的真相,於歲月荒蕪的歎息裡畫滿滄桑,歌盡惆悵。

 

起風的夜些微的涼,透過微啟的軒窗,眺望著遠方起伏的閣樓斑駁著魅惑的頹光。

 

微風襲來,呢喃的涼意,吹起了額前幾縷髮絲。獨屬於夜的潮汐,潤澤著疲憊的面頰,單薄的孤影以一種沉思的姿態,遙望著遠方,蕭瑟了清冷的書房。

 

夜色連天,瘦筆驚闕,枯澀的雙眸氤氳著冰冷的情思,凝住了往昔的柔波。宣紙上浸透的水墨,以洶湧的姿勢,不停歇地在心湖奔流,輕舟涉海間泅濕成一份蕭索的契約。

 

玉硯池中墨粉揚,曾是舊霞掠影來。細碎的念想,鐫刻在往昔的歲月裡周旋著眷戀。

 

那麼多的心酸,那麼多不為人知的傷痛,和著隻言片語的念於指尖拈起的瞬間黯綻了憂傷,輕揉慢撚中讓每一滴滾動的血脈簞食著刺骨寒涼。

 

我的城池,你的驛站。不經意間,想起了過往,念起了流年。關於故事,要怎樣書歌筆頌才能打發那些盤結於心的夢靨?始終落不下那一筆的結局,終是把思念留在了似水流年裡…

 

曾在無數次我們的相遇,你站在穿梭的街頭翹首人流,白衣勝雪,秀髮飄逸。我在不經意間路過你的身旁,佇足回眸,睹你雲簪盛美,芳華容顏。你伏窗托肩,癡守藍天,我經過小屋,籬笆外徘徊,只想多看你一眼,顧盼流連。

 

假如生命中不曾相遇,我便不會是現在的我;假如生命中不曾相遇,我亦不會筆耕不輟的書寫著擦肩而過。曾經他們說,愛情是天長地久的;他們說,承諾要必須擔當的;他們說,誓言是要用一生去驗證的。最後他們也說,愛情不一定要在一起的;他們又說,過去的就讓它隨風吧;他們還說,這些你是不會明白的。

 

幾年來,曾經那份真摯的感情一直支撐著我一路走來,或許別人看來我應該快樂,只是背後的那些眼淚,那些艱辛,那份執著,誰能明白。

 

這輩子難得找到個能和我一樣的人,還好找到了。影子對著我笑了。即使苦澀。於是,我對影傾言:謝謝,對不起,我欠你的,請允許我用一輩子來補償,此生不離…

 

歲月如風,流年如夢,吹著吹著,人便醒了。

 

曾對你說:有風兒的地方就有我的祝福與祈願。只是,你選擇了遺忘,從來不曾肯伸出手撫摸一下身旁路過的風兒。每當風兒拂過你的長髮,你揮一揮衣袖,卻沒留下一句牽掛,也沒捎送一個解答。

 

我的心門,你的驛站。回憶的青石板,爬滿了歲月的痕跡,坐守其中,卻再也捕捉不到你的目光。餘下一縷縷的傷,一絲絲的愁,化為相思痕,銘刻在心底。

 

收藏起往昔的美好,收藏起各自的秘密。不怨風的無情,不求雨的憐惜,你是我決心遺忘的風景,無論有多麼美麗。愛上一朵花,就伴著她綻放;愛上一個遠去的人,就讓心的祝願陪她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