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9th Nov 2013 | 一般 | (96 Reads)
那時母親帶著我們四個孩子下放在農村。
記得我每天上學時在路上啃著硬板一樣的紅薯,眉頭皺成一把。就是出了新穀子,家裡倉裡滿滿的,父親每早還要我們啃紅薯上學,他說,飽時要知飢時餓,手中有糧心不荒。
到家放下書包就去挑水,砍柴,或扯豬草,幾個幾回天黑了,還盤著一擔柴火三爺崽一樣高,走在深山里面,那個怕啊,總感到背後有鬼追著,發狠地跑啊跑啊,多少回與柴火一起滾下坡,爬起來咬著牙又走,心想就要到家了,老遠看到像螢火蟲一樣的燈火,心裡就有一種喜悅。要是聽到前面有人說話,或後面有腳步聲,心就完全踏實放鬆,不再有恐慌。心想母親就在路上接我來了,十有八九,我的想法都很靈驗,母親總會在不遠處接過我的擔子,輕言細語地說:你這妹子,硬要砍一擔這麼大,以後小砍點,早點回來。我跟在母親後頭,卻像燕子一樣,在母親身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不是說那裡的柴好多,好好砍,就是說蘭貞嬸可能還在我後頭哩,她還有眼疾。母親就說你這妹子就是好強。我分明感到這是母親對我的誇獎,什麼疲勞害怕全沒有過,快樂極了。
父親讀書不多,幾乎就沒進過學堂門,但能寫會算會講.現在想來,父親是一個很成功的教育家。他總是說:你跟爸爸最吃心了,你是家裡的老大,我不把你當女孩看,你不能與村里的女孩子比,人家重活累活都有勞動力干,而你不同,你母親身體不好,爸爸要工作,家裡全靠你了,你為家裡做的貢獻最多,爸爸一直感到有你這麼個女兒很驕傲。我與父親在月光下鋤草,父親的這些話讓我感動,於是我的鋤頭揮舞得更快,我不停地點頭。
趁著月色,我與父親很快就把一塊地鋤完了,又去了不遠的一處。鄉村的夜晚總是來得早也深得早,月光很亮,遠處濛濛朧朧,但那份出奇的靜,那種不知盡頭的悠長與深隧我和父親彷彿在另一個世界勞作。父親說了這些話後只管埋頭乾活,鋤頭鋒快,刨草的利落用一個爽字可概括一切。泥土的沙沙聲像極好的音樂。時有螢火蟲來挑釁我,躍到我跟前,還有蚊蠅的叮咬,我拍的一聲把它擊落,腿上就有一個小包出現,癢癢的,但大多時候感受不到它的叮咬。青蛙像是我們的擊鼓手,還有極多的蟲子的大合唱,倍伴我與父親在月夜裡的勞作。這樣的時候村子裡的人是很少出來的,集體的工出得晚,他們有的是時間,而父親幾天從縣城工作的地方匆匆趕回來,很多時候又趁著月色一個人騎上他的自行車又去了幾十里的縣城​​,這時村莊早就沉睡了.我在床上聽著父親開門,推車,母親送父親出門,父親的鈴鐺不響,不像他回來時一路釘釘噹噹,我們都跑出門口迎接父親,父親的自行車後面總大包小包,我們姊妹搶著接父親手裡的東西,餵豬的糠餅,豆腐渣,父親扛大的,我們拿些小東西,肉,豬骨頭.村里的人羨慕四了,晚上就有南嬸守在家裡,母親就要做一點給她吃,不管我們用眼睛黃她,她要等到吃了再走,這女人生了十個女兒還沒要到一個男孩,沒吃的,常餓得黃膽水都出來了,母親看不過.第二天出工,村里總有女人要問母親,昨天你男人又帶回什麼了,母親就笑成一朵菊花,幸福洋溢在勞作的水田裡.可此時,我好像看見母親輕輕地關好門,彷彿觸摸到母親臉上那滾落的淚珠,她生疼自己的男人.而我,母親以為早已在夢裡,可我卻俏無聲息地,一個人莫名其妙地流著淚,在床上跟著父親跑,不去擦肆意滾落的淚水.我不敢有半點聲響出來,我怕母親聽見傷心,我就與母親的床只幾步之隔。於是我就想,明天要下什麼菜種,還要到隔壁王嬸家弄些種子來,早起點把菜種下了,免得父親時時牽掛這些,半夜還要趕回工作地。
寫著寫著淚水像雨水一樣滑落下來,近些時日老想起在爹娘身邊的這些時光是那樣的彌足珍貴與幸福。愛是可以被點燃的 矛盾的綜合體 秋韻 勝似親人 另類情感 那年那月的幽香 愛! 綢衣 清新與釋然 我的愛溫暖你的冷漠

zhang | 25th Nov 2013 | 一般 | (86 Reads)

小時候,幸福是一顆糖,長大後,幸福就是簡單。

 

有時候,我看見那些爭吵得面紅耳赤的臉龐,暗藏殺機而扭曲的行為。我在想,我們總是在抱怨,總是在斤斤計較,我們活得有多累。那些被我們忽略的近在咫尺的快樂,騎著時間快馬加鞭,想閃電一樣疾馳而去,我們都來不及抓住它模糊的黑影,劃過天際,消失不見。那些被我們苦苦追尋,不折手段拿來的榮譽和功名,到最後,剩下的不過是苦笑與酸楚,嘲弄與輕蔑。

 

我只想做我自己,不去想太多,不去計較太多,只想簡簡單單的快樂就好。人們都說現實太殘酷,是啊!所以它逼得我遠離那個純真的自己,讓我也利慾薰心。曾看過一個作者寫的書,看到那些灰暗而沉重的文字,展示在我面前的那些畫面,讓我想逃離。後來,我跟我的同學說起這件事,我告訴他們這個作者心裡一定有問題,才會寫出這麼陰暗的故事。其實不然,是我自己心裡有病吧!而把那些想否認的事實強加在別人身上。我害怕這樣的自己,我總是提醒我自己,你不可以這樣,你不能這樣。讓自己從那無盡的深淵爬出來。

 

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母親溫柔的雙手,父親偉岸的肩膀。他們的善良與真誠,它們的寬容與關心,給我莫大的支持,在我悲傷的時候,我會想起他們的臉孔,那樣的笑顏,總是給我溫暖與鼓勵。這是我的幸福。

 

我在努力的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之上。

 

我看見童年的風車,稚嫩的臉龐,那些快樂,在記憶之中,是我長大後望塵莫及的幸福與懷念。此心安處,風雨皆鄉 天青色等煙雨 此情可待與君老 那是不是迷了路的你? 母親說 回憶、愛意如河決堤 冬日的陽光註定只是短暫的 大自然為哀傷者譜奏的專屬曲子 世間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讓人傾盡滿腹的別離

 


zhang | 19th Nov 2013 | 一般 | (101 Reads)
當你轉過身不在看我的時候,心痛化作一抹心碎的微笑,撕裂了記憶裡每個有你的情節,也讓我心如冰雪…

當你轉過身不在回頭的時候,不捨化作一滴傷心的眼淚,滴落在每個想你的夜晚,也讓幸福更加的遙遠…

    最近在寫一本書,是我與你的整段感情的經歷。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以為自己已經放下你了,然而當回憶轉化成文字,我們在一起六年的點點滴滴,每一個細節,你說過的每一句話,都依然清晰的印在我的腦海裡。

    原來我並沒有忘記你,只是把你的影子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不敢觸碰。

    原來你在我心裡依然是不可取代的,也許,這輩子都不會有人能把你超越。

    有時候真的忍不住想要與你聯繫,就算再也做不成情侶,能成為最普通的朋友,哪怕能遠遠的看你一眼,哪怕只能偶爾聽聽你的聲音,我都會心滿意足,可我卻沒有了那種權力。

    分開的這些年,時常做著一個相同的夢。夢裡,我見到了你,我好開心,像個孩子一樣的傻傻的笑著。可你卻不記得我了,像個陌生人般從我身旁經過。我好難過,想要喊住你,卻發不出聲音,我無助的哭著。我多想把你抱住,告訴你我想你,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我是真的不能沒有你啊!

    當我哭到醒來,抽搐的嘴角依然呢喃著你的名字,迷茫中心裡默默的想著,等到天一亮我就不顧一切的去找你,我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不管,我只要有你!可是當明天到來,我又失去了勇氣,我一遍又一遍的勸自己,別去打擾你安靜的生活,只要你能幸福,自己的日子苦些也沒什麼的,自己可以堅持下去的。

    沒有你的這些年,我過的好狼狽,可我卻逞強的微笑著,只有哭腫的雙眼依然掛著淚痕,訴說著心中那份悲傷。

    對不起,親愛的!這些年我做了很多的錯事,你一定很失望吧?我答應你我會好好的活著,可我卻墮落了。我只是太想你了,想要見見你,可我找不到你……

    我以為身邊有了其他女人的陪伴我就會忘記了,可我做不到。我該怎麼做才能放下曾經?我真的很無助。



    曾經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你要的那麼簡單,我都給不了。我恨自己,恨自己沒用。於是我自私的遠走他鄉,離開了你。如今你要的一切我都能翻倍的給你,可惜,你不在是我的了,再也不是了……

    對不起,親愛的!是我讓你等的太久了,我把自己鎖在回憶裡,卻忽視了時間的流逝。

    沒有了你,今天的這一切對我都不在有意義。

青春、流逝…

流年、不在…

    曾經觸手可及的愛人,如今卻遙不可及… 想要繼續愛你,卻沒有更大的勇氣!想要緊緊的抱著你,卻成了永遠不能實現的夢!

活著,為了什麼?

活著,毫無樂趣!

身上背負了太多的重擔,片刻不敢喘息。

也許這座城市真的不適合我,遠方才是我的歸屬。

輸了你,就算贏了命運又有什麼意義……

失去你,就算得到了全世界,我又怎麼會感到快樂……以此為伴,心有所安 這個孩子一直在追尋這個單純的夢 且看風雪,已過秋 ​人生的出&路 我們在零下四度說再見 不甘於命運的不公 我們眼中的信任是什麼? 願我的愛溫暖你一生 散句碎錦 讓回憶為我們匆匆而過的青春留下痕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