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1th Dec 2013 | 一般 | (107 Reads)


去過倉頡廟多少次了?我記不清楚。

老家離倉頡廟十多公里,兒時,就跟著父母逛倉頡廟,每年都去,從不間斷。

後來,我為人母,就領著孩子逛倉頡廟,每年都去,從不間斷。再後來,孩子長大上了大學,也由於工作的原因,就去的少了。

前幾天,一位同事,也是文友打電話邀我,說要和幾個文友一起去倉頡廟,我欣然答應。又要去倉頡廟了,我非常興奮,就像孩子去見久別的母親。

同去的有蒲城的作家楊海信老師,白水作家郭學謙老師,還有遠道而來未曾見過面的《九龍》文學期刊主編高自珍老師。他們幾個在文學方面都已經頗有成就,有長篇小說、短片小說集、散文集、詩歌集等出版。而我在他們面前簡直就是一個小學生。正因為如此,我深感榮幸。這次旅行將是一次學習和探討的機會,所以,萬般期待。

11月23日下午,楊老師打電話說,他明天將和高老師來白水。新華中學的馬千裏老師將開車帶大家去倉頡廟。我沒有見過總編,我以各種假設想像著,總編會是什麼樣子。

第二天,當大家在白水南站相聚的時候,我終於見到了高主編。他個子不高,又黑又瘦,穿著一件灰色上衣和一條牛仔褲,背著一個小包。如果不是楊老師介紹,很難相信他會是一個赫赫有名的文學期刊的主編。如果說,楊老師樸實的像山澗一棵白楊,那麼高主編則像一棵高粱。

郭學謙老師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西安,不能一同前往。所以,要我們到史官以後聯繫郭會楨老師,要她在史官接待我們。

於是,我們四人便從白水南站出發,去了倉頡廟。

一路上,高主編不太說話,不失時機的搶拍著一路的風景。我在翻閱著令人耳目一新的《九龍》期刊。楊老師少言寡語,時不時的應上兩句。只有馬千裏老師風趣幽默,他駕著車天南地北、古今中外滔滔不絕的講述著,給旅途增添了愉快的氣氛。

車子在蜿蜒曲折的盤山公路上翻過了洛河。

一個小時之後,我們來到了史官倉頡廟。下了車,巍巍的黃龍山近在眼前,從東向西就像一個屏障擋在倉頡廟的北邊。儘管陽光燦爛,還是感覺到了渭北高原的寒冷。楊老師在打電話聯繫郭會楨老師,高主編則忙著拍倉頡廟外景。郭會楨老師到來之後,我們一起進了倉頡廟。

這天,遊客很多,大家隨著導遊,聽她講述著每一個景點的故事。你知道嗎? 時常帶著微笑想想從前 隨流年而如今只呈茫然的人和事 I like this life 堅守著那份不屬於自己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