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5th Jun 2008 | 室內裝修 | (238 Reads)

Tin Can Manufactory=> Cd Box Supplier=> Metal Tin Box Manufacture=> Tin Box For Food

工作,一張無形的網


這一陣子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囚禁起來的小鳥,每天只能在窗戶邊憂郁的看著外面不屬於我的蔚藍的天空。工作,這張無形的網讓我透不過氣來,鑽不出去,也不敢鑽出去。

工作對於我來說越來越無趣,上班,下班,吃飯,睡覺,雖然沒有什麼事做但是還是得坐在辦公室裡,就算是看小說,玩遊戲一天十小時你也得呆在那裡,請假就要扣錢,扣績效,工作讓我覺得簽了賣身契一樣,但是為了那點微薄的薪水我還是不得不堅持下去,工作之前的那些口號︰好好工作,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什麼的現下全部都拋到了腦後。

我的記憶漂到了我的孩童時代,那一段無憂無慮的日子,小時候盼長大,因為那時候並不知道長大了有多少煩惱。現下我覺得只有那時候才是閑雲野鶴般的生活。

在萬物複蘇的春天,生命從無到有,原先光禿禿的樹枝開始冒出新芽,沉睡在田地裡的泥鰍被犁田的人們從地裡吵醒,幾個小孩子跟在牛屁股後面把剛睡醒的泥鰍撿進小桶,可憐的小泥鰍並不知道它們將要成為人類的美餐了。山上野生的映山紅,東一簇,西一簇,給我們不斷的驚喜,采一束回家,就像把春天一起帶回了家;野生的蕨菜卻是大人的最愛,摘回來之後,用開水燙一下,然後晒干,就成了一道美味的菜肴;另外還有水邊長著的一種植物,不知道它的書面名叫什麼,這種植物的莖是空心的,外面長滿了褐色的斑點,這讓我想起了洞庭湖君山島上面的斑竹,上面也是佈滿了小斑點,那個小斑點聽說是娥皇和女英──舜帝的兩個妃子的眼淚。至於這種植物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了,想起它是因為它是可以吃的,撕掉外面的一層皮,放進口裡,味道是酸酸的,現下想起來我的口裡都有點流口水,那時候這可是我們的最愛,可能小時候吃的東西太少了吧;還有田岸上的茅茅草也是我們的零食,當它們還嫩嫩的時候,裡面的草可以擠出汁來,我們放在口裡也嚼得精精有味。

夏天,讓我想到的是捉魚,帶上一個簸箕,一小撮飯,我就屁顛屁顛的來到家門前的那條貫穿幾個村的生命之河,小河不深,水清得可以見底,常說水清則無魚,但是在這裡不適用,魚就在你的眼皮底下游來游去,可望而不可及,這個時候在簸箕裡放上米飯,沉到河底,就干等著小魚自投羅網了。水快干的時候,大人們會發動起來捉魚,這時候是全村最熱鬧的時候;在小河的淺水處有好多各種顏色的石頭,夏天的時候我們就撿那些漂亮的石頭,不辭辛苦的在那裡把它們打磨成各標準的形狀,表面磨得光光的,然後用來寫字。那時候幾乎每個小孩子都渴望當老師,有的時候偷偷的拿幾支粉筆回家,我就專門去買過一盒白色粉筆還有一盒彩色的粉筆。

忘不了,家裡斬獲的黃瓜,一竹藍一竹籃的,很少做菜吃,都是用來生吃的,沒事就啃一條;還有香瓜,西瓜,西紅柿,那時候不覺得有什麼,現下讓我感受到斬獲是多么福祉的一件事。稻谷這時候要熟了,“雙搶”是農村裡面最忙的時候,這時候的人們經常在一起議論著今年的收成怎么樣?一畝田收了多少谷子,下一季種點什麼啊,三個一堆,五個一伙的坐在那裡聊得熱火朝天。這種生活,累了可以休息,沒有人會扣你的錢,不用規定每天做多久,最重要的是有付出就有斬獲,付出得多斬獲就會多,心裡踏實,這就是莊稼人的好處。

冬天,就像動物冬眠一樣,人也要冬眠了,人的冬眠就是休息,一年到底了,該死做的都做了,沒有做的也只能明年再重新開始了,圍著火爐烤火,看著電視,打點小牌,聊聊家常,就等著年的到來,心裡盤算著,今年過年要準備點什麼東西。

現下呢,每天不得不按時上班,呼吸不到新鮮的空氣,社會的壓力,家庭的壓力,還有工作的壓力就像舊社會的三座大山一樣,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佩服且羨慕那些徒步走天下的那些人,佩服他們的勇氣,羨慕他們走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甚至世界的每個角落。試問︰天下又有幾個這樣的人呢?我想大多數人也只能跟我一樣坐在辦公室裡感嘆吧。

 

Handmade Bracelets| Imitation Jewelry| Wholesale Picture Frames| Beaded Bracelets| Butterfly Broo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