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27th Oct 2010 | 冷氣機 | (88 Reads)
霧散,夢醒,我終於看到了真實,那是千帆過儘後的沉寂。
  1
今年的六月,繁華成殤,那曾經看似遙遙無期的高考,以一種接近花敗的姿態落在六月的雨裡。偶爾聽到老狼《同桌的你》,裡面唱道:“那時天很藍,時間過得很慢,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卻各奔東西。”站在十月懷念六月的美好,原來心中有那麼多的不捨。
還記否,我們在望著天空,隨著一聲咔嚓,時光機定格了我們的憂傷的臉。
還記否,畢業時,我們揮手的告別,那些哽咽在喉嚨的話語到現在還沒有勇氣說出口。
曾經的我們信誓旦旦,說好的不離不棄,如今的我們輾轉在年華的車輪裡,在各自的命運裡爭扎著。而那些我們自以為是的青春,也已經是陌生的風景。
十月的風裡,空氣裡沒燥熱的因子,多了一份冰涼的氣息。今天,收到一條短信,看完後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久久地坐在草地上,看著頭頂的那片蔚藍髮呆,信的內容是:“如果你如此安靜安靜生活下去,從此逃離一切,如果你決定忘記一切,尋夢天涯,孤寂一生,那別忘了,我在想念著你。”信是念發過來的。
耳邊是層層的風聲,身邊偶爾掉落下幾片枯黃的落葉,在訴說著這一季的淒涼。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時光匆忙得如同白駒過隙,光陰似箭,彈指一揮間,用來形容時間也並沒有它的道理。只是,原來自己已經安靜了那麼長的時間,斷了短信,斷了聯繫,生活在自己那個狹小的天地裡,難過,痛苦,無奈,幸福,快樂,悲傷,失望,沮喪。所有的情緒都一個個慢慢地承擔,在夜深的時候,躲在城市的一頭,等待明天的喜悅。
我問念,最近怎麼沒有你的信息,還以為你從人間蒸發了。
念回復到,我這個人的最大的優點就是別人都死了的時候,我還苟且偷生著,只是我不聯繫你,難道你就不聯繫我了嗎?
我握著手機,再也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我該怎樣去表達,我不知道該用什麼的話語來詮釋內心疼痛,以及那一遍又一遍的想念。
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的是那一段年華。
  2
  我想我是喜歡寂寞的。因為盛開的繁花似錦,鼎沸的人間煙火聲,愛人的懷抱,花朵盛開的季節,以及那心的溫度,都是那麼華美而不真實。而我卻喜歡那些熱熱鬧鬧的排場,在熱鬧中對這個世界產生一種不確實際的幻想和依賴。
時光將過往的一切卷去,不曾回來,我與世界保持這一種距離。形影單隻的走下去。
那年我們彼此分離,拍著彼此的肩膀,沒有說再見,然而此後的時光裡就真的再也不見。
當生命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奔跑時,我就想起了念,那個滿臉天真的孩子。想起小時候一起登上家鄉的後山,看三月的楊花落滿整個青春的旅程。
念說:“我要寫一本書,把我的記憶和靈魂賤賣掉,然後我們背起行囊去看沒看過的山,為他們起好聽的名字,揮霍我們沒揮霍完的青春。”
曾經以為有些記憶可以隨意忘掉,在那些自以忘記的日子裡終於又明晃晃地出現在腦海裡。
我相信了念的話,就像相信一個童話的美好一樣,而童話之所以美好,就在於它的不可實現。
念跟我說,再也找不到可以流著眼淚訴說心事的人了。而我,又何嘗忘懷了那些明朗朗的心情,手拉手,走過的春夏秋冬。
  永恆永遠只是一個虛幻。
那些舊時光已經在我們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那些帶著我走過最美麗風景的人們,成了轉瞬即逝的童話。
  一切都會離去,都將無法捕獲。

搬屋|風吹走了的歲月|書寫這樣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