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14th Nov 2012 | 冷氣機 | (65 Reads)
驀地回眸,前塵如曾經覺得觸手可及的天荒地老,被功夫忘記在了塵世。流年染白了發間的難受,緘默了一顆風塵疲倦的心。寥寂雕殘成枯黃,不經意抽痛了我埋伏的柔弱,片片揉碎在風語中的愁緒,如萬丈高崖跌落塵世,留下一地殷紅的呻吟與感嘆。一抹隔世離空的懷念,痴守著千年的情誼,被光陰的風沙深深的埋藏
  
年華清靜地滑過流年,當思路輕輕撩開光陰的帷幔,跨入影像虛掩的門楣,那些塵封的舊事便再次飛揚將過往的風光綻放。點點滴滴就越清楚地出此刻面前,似影戲一幕幕的顯露,只是泛黃的斷章,再也毗連不上曾經瑰麗的過往光陰一層層剝離了全部的芳華和瑰麗,情,終是心內的一座孤墳,此岸與彼岸,風花雪月的翩然起舞,在年華似箭的年華里,化作一滴難過的淚,隱在煙雨富貴的背後。聚散悲歡的轉換,愛恨情仇的掙扎,到最後,都逃不外一個注定的下場。
  
時刻在光陰的荒原中隨風漂蕩,非夢似夢,逝去的傷痛跟著世事的變遷,依然得不到釋懷,無法割捨的魂牽夢縈,極重成看不透的迷局,演繹了一場痛入骨髓的離殤。茫然佇立,只剩下相逢風光的一輪殘月,斟滿三生循環的難過。此時,春寒料峭,夜涼如水,獨處一隅,靜聽雨落,讓一顆懷念之心久久激盪,激盪……
  
年華逝水,飛花落入枯瘦的歲月,一瓣瓣如煙的苦衷,沉積​​於一段色彩歸一的功夫,如春秋般的沙漏相逢,潮濕了癡情愛戀的恬靜溫柔。拜此外腳步,扣醒了蕭條,縷縷愁思,種在心上。舊殤未去,新痕卻染,濕了香腮,愁了黛眉。景負流年,掩埋了俗世中,那份眷情難酬的悲憤與難受!且醉一夜的塵世煮酒,再也翩躚不出,一份如行雲流水般的情懷。我的愛,還在影像的滄海裡澎湃洶湧,你的流影,還在我的眼簾裡穿梭翱翔。千帆過盡,一縷相思,無奈只能寄於一敗塗地!
  
  往昔不帶,光陰流長。漸遠的歲月,斑斕的空想,那些幼年浮滑的熱情,都在年華的流逝中徐徐被打磨的所剩無幾。掌心撫過滄桑的流年,沉澱了我的愛與憂悶。相思的陰霾在愛的天下里滿目傷痕,如火的忖量在胸口凝成了永久的痛。淡淡的心緒裡溢滿濃濃的難過,渲染了似水流年。用筆墨記錄下的泛白光陰,在迷離流連的來回間,最終也被沖逝殆盡。真正能留下的,唯有傾盡思路所鑄就的詩篇,深深淺淺,長黑白短是一種刻骨的疼痛。幾回回顧,刻骨的懷念喚起褪色的影像,三生石上不老的傳說,在循環裡一再上演。
  
光陰如握在手中的流沙,從指縫間一點點滑落。風舞動季候的羽翼,迴旋在年華的上空,影像就像掛在窗戶上的風鈴,在耳邊輕輕反響。舊事一幕幕再次擦過我恍惚的雙眼,遠去凝眸,卻讀不懂你眼神的色彩,那一抹擔心,塗抹了太多的深藍,已經找不到最初的妖冶!微涼的指尖再也感受不到你的餘溫。千年的等待,卻再也等不到那一聲溫柔的付託。拾起的片斷,經驗了一個個風雨洗禮的光陰,逝去的是銘心的癡狂,留下的是刻骨的傷痛,再也拼集不出一個地久天長。
挺直了 向前奔 待っている人 パンデロー新作&はなもも開花! どの怕是在夢裏...... 母親,是春天裏的一片落葉 康乃馨與母親節 讓心靈去旅行 送不出去的壓歲錢 役場の2階 真愛找不到回去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