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11th Jun 2013 | 日置醫學瘦身美容集團 | (68 Reads)

 

每個人都是會綻放凋零的花,請留下最美霎那。

 

愛上一朵花,就伴著她綻放;愛上一個人,就陪她去流浪。

 

五月。琉璃。夜色。鬱。聽著《一人一花》,想起了《曾經的約定》…

 

故事,臨摹。鎖眉,念著你柔弱的目光,略帶感傷。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皆從其朔,我願意跳躍似水流年,反排曾經,回到起點。靜靜的站在某個十字路口,等你邂逅。而不似這般,滿天風霜,飛雪飲盡。

 

歲月荏苒,流景似箭。如果說歲月如花,可為何過去的,卻不再盛開?

 

回首,相望。有些傷感,有點難過。我的二十三年華如水流逝。這樣的隔世遙憶,隨著雀躍的風雨,揮別著一季又一季的花香。經年的旅途上,仿佛只留下一片洞不穿望不透的真相,於歲月荒蕪的歎息裡畫滿滄桑,歌盡惆悵。

 

起風的夜些微的涼,透過微啟的軒窗,眺望著遠方起伏的閣樓斑駁著魅惑的頹光。

 

微風襲來,呢喃的涼意,吹起了額前幾縷髮絲。獨屬於夜的潮汐,潤澤著疲憊的面頰,單薄的孤影以一種沉思的姿態,遙望著遠方,蕭瑟了清冷的書房。

 

夜色連天,瘦筆驚闕,枯澀的雙眸氤氳著冰冷的情思,凝住了往昔的柔波。宣紙上浸透的水墨,以洶湧的姿勢,不停歇地在心湖奔流,輕舟涉海間泅濕成一份蕭索的契約。

 

玉硯池中墨粉揚,曾是舊霞掠影來。細碎的念想,鐫刻在往昔的歲月裡周旋著眷戀。

 

那麼多的心酸,那麼多不為人知的傷痛,和著隻言片語的念於指尖拈起的瞬間黯綻了憂傷,輕揉慢撚中讓每一滴滾動的血脈簞食著刺骨寒涼。

 

我的城池,你的驛站。不經意間,想起了過往,念起了流年。關於故事,要怎樣書歌筆頌才能打發那些盤結於心的夢靨?始終落不下那一筆的結局,終是把思念留在了似水流年裡…

 

曾在無數次我們的相遇,你站在穿梭的街頭翹首人流,白衣勝雪,秀髮飄逸。我在不經意間路過你的身旁,佇足回眸,睹你雲簪盛美,芳華容顏。你伏窗托肩,癡守藍天,我經過小屋,籬笆外徘徊,只想多看你一眼,顧盼流連。

 

假如生命中不曾相遇,我便不會是現在的我;假如生命中不曾相遇,我亦不會筆耕不輟的書寫著擦肩而過。曾經他們說,愛情是天長地久的;他們說,承諾要必須擔當的;他們說,誓言是要用一生去驗證的。最後他們也說,愛情不一定要在一起的;他們又說,過去的就讓它隨風吧;他們還說,這些你是不會明白的。

 

幾年來,曾經那份真摯的感情一直支撐著我一路走來,或許別人看來我應該快樂,只是背後的那些眼淚,那些艱辛,那份執著,誰能明白。

 

這輩子難得找到個能和我一樣的人,還好找到了。影子對著我笑了。即使苦澀。於是,我對影傾言:謝謝,對不起,我欠你的,請允許我用一輩子來補償,此生不離…

 

歲月如風,流年如夢,吹著吹著,人便醒了。

 

曾對你說:有風兒的地方就有我的祝福與祈願。只是,你選擇了遺忘,從來不曾肯伸出手撫摸一下身旁路過的風兒。每當風兒拂過你的長髮,你揮一揮衣袖,卻沒留下一句牽掛,也沒捎送一個解答。

 

我的心門,你的驛站。回憶的青石板,爬滿了歲月的痕跡,坐守其中,卻再也捕捉不到你的目光。餘下一縷縷的傷,一絲絲的愁,化為相思痕,銘刻在心底。

 

收藏起往昔的美好,收藏起各自的秘密。不怨風的無情,不求雨的憐惜,你是我決心遺忘的風景,無論有多麼美麗。愛上一朵花,就伴著她綻放;愛上一個遠去的人,就讓心的祝願陪她去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