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26th Aug 2013 | 一般 | (87 Reads)

 

月冷清輝風吹過,湖中月層層的思戀,淡出漸遠的漣漪疏影,只影向誰?箴默的流年,只因有你。知否知否,悲傷能否再次塵封,永遠,永遠。

 

——題記

 

三月細柳嬌荷外,天上人間春別後,江南江北,誰曾見,漫地梨雲如梅雪,遍天皆是香飄絮。待春晚淮山,憑誰又識得,小徑竹園,芳心高潔?又幾番,月冷清輝,卻把傷心別離滿彷徨。

 

輕暝寒言,梨雲夢冷,舊事皆空之後,唯有蝶怨,良宵多寂寞,淒清只餘一湖水波,看滿湖碎月搖花,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開闢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

 

一枕寒衾約夢訊,誰又知,春歸何處春何在?淚眼西風望渡口,相逢且飲杯中酒,舊事長恨似煙柳,待蘭舟過了西湖後,再也休回首,那斷橋細雨,瘦損憔悴卻不在人歸後。

 

煙水浩淼,夕陽殘照,茫茫天涯行客匆匆,偶聞淒涼紫鶯舞,聲似流韻聲聲切,桐陰露冷夜更沉,繁花詞曲賦傷春,悲歎又輕別,滿襟心事無語,唯有靜默花語。

 

夜露凝寒星跡隱,風撫泠弦歌已盡。怨歌唱不盡寂寞,銀河迢渡千古恨。一壺光陰獨自空杯飲盡,翠減紅衰香褪卻,恨只恨,嗚咽楚蕭,卻說不清,清愁賦,何忍問?誰人在西樓又獨倚淡月,相思淚水瞬間成河。

 

陌上彼岸花漸殞,徒留當時月,一箋淡墨寄流雲,猶沐情薄人;佛說:相愛莫如相知,相知莫如相忘,只是宿命之劫,輪回難渡,去不盡那萬惡塵緣。

 

拋在那滿是斑駁記憶的流年;受傷的心滿城裡苦苦尋找思念;任我蹉跎記憶的沙灘上獨自哭泣,便是季節走到這裡開始沉澱,唯一不變的是美好的回憶。風過花落,似水流年總要滄桑過往的故事,不管我們是願與不願,甘與不甘。低頭不語間,輕輕撫平皺了一卷的文字。案頭,一盞孤燈守候夜涼,循著回憶獨自忘我。

 

月冷清輝,往事埋下的經年回首空悲歎,緊閉心扉,對月傾訴遙遠的心語默守在繁華錦簇的憂傷的旅途,暮暮朝朝,思緒淡之如水,孤獨伸出手,默默含情洗盡這褪去的鉛華,這塵世間的瑣事紛雜而愁悵,年華打撈的月色,若得一心人相濡以待,便不枉人間此生匆忙。執手相看海角天涯浪跡何妨?

 

暖絲晴絮快天,如積春思又過,燕聲鶯語之中,又幾縷芳情偏還在。深翠裹紅隙,漠漠香塵又十裡,沸騰亂絲如叢笛。看盡畫舫影,盡入煙波內,卻餘下半湖春色,把無邊柳陌,凝成新碧色。

 

露冷無際春淩波,無言清淚,隨步香雲,卻淡了春之意,曾經說好了天荒地老,海枯石爛,曾經許下的滄海桑田,為何沒有等到明年的春天就已經蒼白,青絲依舊飛揚,可心已是傷痕累累。讓孤心獨守心閣,有多少人的心湖裡迷離著一闕闕追憶的詩歌?還有多少人在思念瘋長的深夜裡孤獨而又難過的哭泣?都化作心中那一支亙古未變的憂傷的河,流逝了太多太多戀情的傳說,流逝了太多太多猙獰的歲月…

 

歲月的腳步走遠了曾經方華,促足在黯傷漫天的等待,回眸遠去的陣陣芬芳,而如今,花落誰家?俯身撿拾一抹花瓣,寄語相思,一片一片,隨風散落天涯。傷在咫尺,惘然在飛花的別離,彷徨深秋淡陌俗世紅塵,等下一世輪回。

 

多少時光春幾何?誰人又歎南北離殤,待唏噓的年華,明月輝照成滿庭寒幽夢覺,涓涓清露成河,一枝燈影裡,誰人會信,誰人又告訴我,那年的伊人,還會回來…

 

小時代 狠狠的幸福 致青春 烈日下的溫暖 2012年的冬天 風花雪月的愛情 城南旧事 人可以分三種 別無選擇 大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