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14th Sep 2013 | 一般 | (93 Reads)

 

我想,在你轉身的那一刹那撞進你的眼眸,無緣無故卻又不約而同地伸出彼此的手。不問你是誰,不問我是誰。

 

那一首細細柔柔的旋律,直到今天還未唱出,從我這裡流到你那裡,然後倒流,淬了憂傷。

 

燈火依舊蒼白而怯懦,就像那個不斷在心裡描摹的名字,只能一直埋在那裡,封鎖那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

 

勇氣,始終無法在卑微裡抬頭,或者僅僅是個用來觀望的詞語而已。而我一直只是自己的觀眾,對著舞臺靜靜地坦白…

 

抬起頭,那蔚藍裡有我對你的怦然心動,只是現在才明白:原來雲淡風輕的日子也無法使天空歡愉起來。

 

如同那只沉在溝裡的紙船,那些藏在幽暗角落裡的心思被迫逃出,狼狽而孤獨地忍受現實的漠然。

 

如同那一段被仰望的距離,觸摸的永遠只是空氣。

 

如同你的在意,那般輕描淡寫。

 

今夏,依舊看不見那歸巢斂翼的候鳥,那些只能穿越冬季天空的飛翔,放棄了對春天的期待。

 

季節,原來代表歸屬…

 

月亮仍在安靜地等待某一刻的圓滿,那微弱的光沉默而倔強地抗議著那沒有邊際的黑。

 

沙漠總是以一種絕望的姿態把自己囚禁在自己的無限荒涼裡,因而失了渴望救贖的力氣。

 

漸漸地想起那四處逃竄的海風,那些遺失在岸邊的浪花,記憶帶著獨有的潮濕,被時間的手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剝落。

 

落空,其實是命運的判決。

 

我,或者你,依舊孤獨、漠然,自始至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