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27th Nov 2007 | 雇傭服務 | (631 Reads)
菲傭”假日樂歡聚  
節假日到過中環匯豐銀行底層、皇後像廣場和大會堂一帶的中外遊人,無不驚嘆這裏蔚為壯觀的菲律賓女傭街頭聚會盛況:她們或席地坐臥,或街頭歌舞;或共敘鄉情,各談心事;或互看家信,傳閱照片;或玩牌娛樂,品嘗家鄉小食;或互助修甲美容,交流刺繡手藝……千千萬萬棕皮膚“菲傭”密密集集地在這裏快樂相聚。如果不是擡頭望見附近眾多地標名廈,簡直讓人錯覺身在菲律賓而不是在香港。
  其實,皇後像廣場只是“菲傭”放假聚會人潮最密集的地方,在香港打工總數多達二十多萬人的外傭,每逢公眾假期都會齊齊出動,湧向街頭廣場、名廈底層、公園郊野、海島沙灘……幾乎在香港街頭每個角落,都能看到她們三五成群快樂休閑的身影。
  在港人家庭當外傭的外籍婦女,主要來自菲律賓、泰國、印度尼西亞、斯裏蘭卡等國家,其中又以菲律賓女傭占大多數,港人習慣籠統地稱菲傭為“賓妹”。
  說到菲律賓女傭,不能不提及已故的菲律賓前外長、有“菲律賓勞工之父”之稱的布拉斯"奧普萊,他一九六七年任菲律賓勞工部長之時,主持制定了菲律賓勞工法,之後又提出了“菲律賓海外勞工就業”項目,至今已使數百萬菲律賓人在海外找到了就業機會,成為菲律賓家喻戶曉的英雄人物。
  香港“第一代”菲律賓女傭出現在七十年代,一九七O年時香港大約有五十名菲傭,她們主要受聘於居港的英美人士家庭;菲傭風行香港是八十年代之後的事情,隨著香港經濟起飛,八十年代香港婦女紛紛走出家庭就業,家務勞動需要“假手於人”,不少本地家庭開始雇用“賓妹”當家傭。至二OO一年高峰期時,香港菲傭多達十五萬五千人。
  “賓妹”能占領香港家傭市場的“大半邊天”,與菲律賓多年來樹立起的“世界雇傭中心服務公司”品牌密不可分。菲律賓人昵稱海外菲傭為“丫丫” (domestic helper),非但不會瞧不起女傭,相反還覺得一個家庭有女性到海外務工,是件很光彩的事情。一個菲律賓男人可以很自豪地對別人說:“我的太太在香港做 ‘丫丫’”。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夫人曾盛贊菲律賓女傭是“菲律賓國家的經濟英雄”。據悉,菲傭每年從香港匯回家的薪水多達六十億港元。
  正因為“丫丫”在菲律賓受人尊重,所以能吸引眾多教育程度高的女性出國當家傭,香港菲傭大部分擁有高中或大專以上學歷,不少人出國前還從事過護士、教師等職業,適合照顧嬰幼兒,護理老弱病人。而菲律賓人許多信仰天主教,信教的“賓妹”大多友愛善良,刻苦耐勞,容易適應環境。以如今在港的菲傭為例,她們大多數在香港打工超過七年,有的甚至幾十年。
  “Nena”在香港當了三十四年菲傭,去年她依依不舍地告老還鄉時,被傳媒稱為“富貴菲傭”。一九七O年Nena與表姊妹跟隨美國家庭由菲律賓到香港,她們成為香港第一代菲傭。Nena在港打工三十四年間,服務過四個擁有豪宅的英美家庭,最後一個雇主是美籍Anne女士, Nena在Anne家工作長達二十三年。Nena廚藝超卓,並把Anne的孩子視如己出,被稱為“第二母親”;Anne待Nena也親如自家人,帶 Nena遍遊美國,並不斷為Nena加工資,最後達到月薪八千多港元,比香港普通外傭薪酬高出一倍多。
  雖然像Nena這樣幸運的菲傭並不普遍,但港人普遍文明修養好,一般都能善待家傭,這令外傭能安心在香港工作。她們吃住在雇主家不花錢,雇主支付給她們的工資不得低於港府規定的最低標準。今年五月,港府宣布調高外籍家庭傭工的最低工資,由每月三千二百七十增至三千三百二十港元。香港工聯會本月引述港府統計處第二季資料指,香港有十萬在職婦女月收入僅三千港元。她們的薪酬低於在香港受聘的菲傭。
  港人喜歡雇用外籍家傭的理由包括“教育程度比較高”、“願意當住家工” 、“薪金比較低”、“比較勤力”等等。有調查指,超過九成半雇請了外籍家傭的港人家庭表示,今後會繼續聘用外傭